。_shinystyle× SHINee + EXO fantic。
2010 SHINee FTISLAND 2012 Super Junior 2015 EXO

在這個世界,如果你退一步,或是慢下來,注定只能被淘汰。

人,
做每一件事也有自己的理由。

可能你會問我,幹嘛要從高收入的公務員轉行至不起眼的馬戲團當馴獸師?
要我怎樣回答?只能告訴你,
這是我的願望。

讓全世界看見我。
哪怕,眾叛親離?

對啊,我,鬼狂,
就是一個惡魔;

不過,哪又如何?

為了有完美的表演,我要跟我的寶貝們進行密集式的練習,
我要牠們只忠於我。
每次練習過後,諾大的練習室也會佈滿血腥味,
我喜歡這味道。

每次揮動我的皮鞭,也會充滿快感,
如同把仇恨一次一次的釋放出來,毫不保留。
看見面前佈滿傷痕的獅子,我沒有放太多情感下去。

我不能放情感下去。

馴獸師,一旦心軟,
不就代表已經踏上鱗次櫛比的死亡。
一旦心痛,
就會徹徹底底的失敗。

不過仔細想想,這頭叫君的獅子已經陪伴我很久了。
有三年了吧?不清楚呢。

陪伴?

「吶,親愛的,多穿一件吧!」
「嗯。」
「喂,為什麼你總是這麼冷淡阿?」

「分手。」
「什麼?分手?」
「嗯。再見。」
「呀!金基範,說開始的是你!現在跟我講結束的又是你!你究竟當我是什麼?」
「分手。」
「好....很好。」

2年後又要碰面,才傻傻發現,我,根本,
還沒能忘記你。

呵呵....現在你只當我是朋友吧?
我也是。
真的。
是的。
是嗎.....

我不禁再次緊握手中的皮鞭,狠狠地向前揮去。
揮去君的身體上,血就是這樣不停的在牠身上流下。

一聲聲淒厲的吼叫聲,沒有把我的人性呼喚回來
只是增加我對血的慾望。
面前快要奄奄一息的獅子,對牠沒有一絲可憐的心。

當我想再次揮鞭的時候,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抓著我的手。
不讓我揮下致命的一擊。

「你是瘋了嗎?沒看到君的身體已經撐不下去嗎?」
他對著我大喊,就算我眼神不往他那邊看,也知道是那個多管閑事的獸醫。
「君啊,不用怕。我先幫你止血阿。」
說罷,他會出消毒酒精和綿花來給君止血。

「對!我就是瘋了!!我就是瘋了我才會跟他分開!我就是瘋了我才不會打下去!我就是瘋了,怎樣?.....呀呀!你放開我阿!放開阿!」
「夠了!!」

他把我緊緊的擁入懷抱裡。
我就這樣在他懷抱中停下掙扎,
眼睛不禁濕潤起來。

「鬼狂,我不知道你怎樣了。但是,我知道你以前不是這樣的人,那個開心的你去哪呢?你,好好想想吧,你的心,何時變成這樣....殘忍了?」

靜謐的環境裡,他句裡每一個字都狠狠地敲打著我心房。
不能動彈。

「君啊,我下次再來看你吧。」
急促的腳步聲,他離開了。

練習室再次剩下我和君。

我滑坐在君的身旁,撲在牠的身體上嚎淘大哭地來。

我的心,好像有個地方被再次燃亮起來了。

李珍基,你究竟是什麼人。
讓我在你面前露出無助的樣子?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三米絲魚 的頭像
三米絲魚

。_shinystyle× SHINee + EXO fantic。

三米絲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Falling
  • 金基範和李珍基xDD
    魚絲你私心超大啊!
    這樣我也要扼Lucifer寫作金基範了咧!
    鱗次櫛比!活學活用唄!
    BGM Dream High啊wwww
  • 哈哈啦~我都說你會打我啦XD
    私心很大的有木有XD
    這個詞之前看過但不知道怎樣解~多得中文成語阿XD
    BGM我最愛!
    宋森動大勢阿!!!!

    三米絲魚 於 2012/06/09 10:40 回覆